董 老 师 印 象 记

 


董老师印象记


 


                             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一小:余国卿


回忆与董老师在一起的日子是一种快乐,这决不是我个人的感受,在吴家山一小,所有与董老师交往过的老师都这样说。跟随董老师,我们学到的不仅仅是如何教好书,更重要的是学到了如何做人。


 



 


2002年的春天,经武汉教育学院刘乐文教授介绍,学校推荐我和刘玲老师到体育馆小学拜董老师为师。当时董老师已经是武汉市小语界很有名气的特级教师,可惜我一直无缘见面。现在如果能成为这样一位名师的徒弟,该是多么幸运的事。


那天,刘教授、张承胜校长带着我和刘玲,一行四人来到体育馆小学。体育馆小学田校长在会议室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过不多久,就见一位身材高挑,打扮简约但又气质不凡的女教师匆匆赶来,刘教授立即介绍这就是董老师。当时我有些惊异,来之前就听说董老师近五十岁了,怎么显得如此年轻呢?要知道,在我所在的学校里,四十多岁的女老师一个个都显老态了,而董老师的朝气与活力是我那些同事所没有的。刘玲和我的感觉也一样吧,她悄悄对我说:“董老师显得好年轻呀!”


刘教授把我们拜师学艺的迫切心情转达给董老师。 我记得当时董老师微笑着说:“也谈不上师徒不师徒的,今后我们就多在一起研究语文教学,互相帮助好了。” 接着,董老师问了我们一些具体的情况,我们一一回答。此时我非常高兴,董老师如此爽快地答应了收我们为徒弟,并且如此和蔼可亲,她的笑容,她的爽快,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与她的距离,“这是一个毫无特级教师的架子,平易可亲的人。” 我心里暗暗地想,真是感到三生有幸。


 



 


自从收我们为徒弟以后,吴家山一小所有的语文老师就盼着董老师来学校给我们指导。机会终于来了,董老师答应来学校,并主动提出上两个课文,什么? 哪有一次上两个课文的?上完以后还要说课作报告,这该多累呀!可董老师表示,到吴家山来一趟不容易,老师们换了课都来到这里听课也不容易。


“既然来了,就多尽点心吧!”


这真是一个很实在的人。老师们都议论起来。


董老师要上的是二年级的《清清的溪水》和六年级的《桂林山水》。一次连上高段和低段两节区别很大的公开课,是有很大难度的,老师得很快转变角色,适应年龄差别很大的孩子。


记得那天听课的人很多,还有许多兄弟学校的老师也慕名而来,阶梯教室挤得水泄不通,走道上都加了凳子。首先上《清清的溪水》,在董老师的指导和帮助下,二年级的小朋友在课堂上表现非常突出,他们一步步读通课文,读懂课文,还能品味课文。孩子们的表现告诉我们,不是学生不会学习,而是我们不会教。为什么孩子们刚刚与董老师接触,就变得会听、会说、会读?是老师引导、指点得好,更是因为那充满了爱的不断鼓励,孩子们有了自信啊!从那亲切的笑容中充分显示着董老师的魅力,在这节课上,我们感受到了董老师培养学生,对学生进行语文训练的功夫。


《桂林山水》一课则把现场的学生和听课的老师带入到如诗如画的美景之中。凭借对课文的感悟、理解、品味、涵咏,学生完全沉醉于桂林那奇山秀水之中,连同我们,脑海里不断浮现桂林那美丽的风景,不断迸出那些优美的语句。画面、语言与音乐完美结合在一起。语文的情感性、形象性尽显其中。


这两节课折服了所有听课的人。下课了,学生们竟把董老师围了起来,与董老师依依话别。一堂课的光景,董老师是用了什么魔法让学生舍不得离去?老师们则是赞叹不已,大家从中领略到了特级教师精湛的教艺。


董老师真是个实在的人呀!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从我们拜了董老师为师以后,她就总把我们放在心里,只要她一上公开课, 就连忙打电话告诉我们, 生怕我们少了一次学习的机会,好像不这样做她就于心不安似的。此后,我们又先后聆听了董老师执教的《只有一个地球》《荷花》《爬天都峰》《匆匆》等课,进一步感受到董老师质朴而高效的语文教学风格,受益匪浅。我们为拜了这样一个一直坚守在教学第一线,能亲自为我们上课的师傅而感到欣慰,更为遇到这样一个认真负责的,把承诺看得比什么都要重要的,有责任心的师傅而感到幸运!


 


《匆 匆》


 


这种幸运不仅仅是停留在一种感觉上,更是感同身受,我得到了真正的受益。不光是听董老师的课听得多,董老师也辅导我上了一些较大型的公开课。每研讨一次课,我和我的同事们就成长一步。这其中,董老师指导我执教《匆匆》一课,我印象最深。


2003年春,武汉市教科院在我们吴家山一小举办一次教学观摩活动,学校要求我在活动中执教一节课,以供与会者研讨。接到任务后,我立刻与董老师联系,在董老师的帮助下,我们选择了六年级的《匆匆》一课。


《匆匆》是朱自清先生的一篇散文,以前曾是初三的教材,这次新选入小学语文教材,所以可供选择的参考材料都不多。备课时,我先是通过电话求得董老师的指导,“不要紧,我们自己一定有能力备出精彩的课来!” ,这就是董老师的一贯风格,好像没有什么困难能难住她。


董老师真是热情啊,把我的事完全当成了她自己的事,马上投入到教学研究之中,有时我们一打电话就是一个多小时!


初步完成教学设计后,董老师就来我校听我试教 。记得那是第一次试教,董老师从常青花园赶到吴家山一小,试教课一结束,我们就开始讨论起来。


“老师们,我们坐到一起就是缘分,就像一家人一样,大家都不要有什么顾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畅所欲言,现在我就是吴家山一小的一分子。”董老师笑容满面的开了腔。


跟我第一次见到董老师的印象一样,她一下子就拉近了与全体语文老师的距离,没有居高临下,没有故作清高。 她的指导大雪无痕,就像是谈家常一样,非常民主,气氛非常和谐。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在结合大家的意见基础上,董老师与我们一起,对整个课作了详细的预设,甚至到每一句过渡的话语,都是字斟句酌,仔细推敲。这样的细节太多了。记得板书课题“匆匆”二字,我平时书法还可以,只是试教时一时随意,从讲台上拿起一支绿色的粉笔就写下了“匆匆”,董老师课下就问我:“为什么用绿色粉笔?是有什么特殊意思吗?这两个字写得太小,没有力度,体现不出男子汉的气概。”这样的细微之处都被董老师看出来了,也使我明白了课堂上不能有丝毫的随意。


董老师非常重视老师的语言,尤其是老师在课堂上的总结语。每当学生发现了或是使用了某种读书方法,董老师就教我们要抓住时机总结提炼,准备《匆匆》时,我们设计引导学生自读自悟,董老师帮助设计教师的导语层次非常清晰,先是“大声朗读,读通顺正确,读书时注意自己的感受”,接着“再读读课文,再次注意自己的感受”,再到“选读自己喜欢的句子,细细地品味一下”,学生每次读书目的明确,效果也好。


 “指导课的人多半是说些原则性的,大方向的指导意见,我们从没有见过像董老师这样注重细节的盘课。”  老师们惊讶了。董老师的认真,董老师的执著,董老师长期在教学第一线的沉淀与积累, 就在这讨论之中显现出来。很多老师由衷地赞叹:“特级教师就是不一样,他们有着先进的教学理念和深厚的经验与积累,而他们的精神更比教艺更可贵。”


后来,在展示活动中,我的课获得可喜的成功,得到了市教科院柯尊信院长等很多专家的好评。 我知道这都是董老师的功劳,而这时她却默默地退到了幕后,把光荣与自豪留给了我们,就如默默的园丁,不光辛辛苦苦地浇灌了花朵,并把美丽与绽放也让给了花朵,自己得到的是什么呢?是报酬?是荣誉?不,她什么也不图。


更让我感动的是,后来只要是学校里有什么语文研究活动,不再是我和刘玲老师两个徒弟请教董老师,所有的吴家山一小的语文老师,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向董老师讨教。董老师从来都是来者不拒,悉心指点。


 


      ”的


 


200411月,东西湖区要举办首届教师辩论赛,采用评课、辩论的形式。任务急且重!为了锻炼和考验大家,每个辩论队,都是头天拿到录像课稍作准备, 第二天就开始比赛。当时,我是三个论辩队员之一,而且是主辩手。从教育局拿回的录像课,是一节《鲸》,学校立即组织语文老师观看,而课后大家对这节课的评价不一,众说纷纭,有的说是一节优质课,有的却说是一节失败了的,不符合新课标精神的课。第二天就要比赛了,怎么办?


这时学校领导想到了董老师,仅一个电话,董老师又照例是二话不说,匆匆从市中心体育馆小学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我们吴家山一小。


“您坐下休息一下,喝口水再工作吧!”校长掩饰不住心里的高兴与感激,他知道请来了董老师,这事就有把握了,老师们也像吃了颗定心丸一样,都围住了董老师。


可董老师顾不得坐下喘口气,喝点水:“不能休息了,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马不停蹄地与大家一起观看起录像课来。 只见她边看边不停地低下头记笔记,一下子就记了满满的几页纸。看完后,她脸上露出了微笑,看来,伴随着看课的过程,她已是成竹在胸。


“你们的意见怎样?”董老师没有马上表态,她请我们自己发表意见。


我记得当时我是从三维目标的达成与否来评价这节课,而欧阳老师则从对话与交流的角度审视这节课,陈红老师又从学习方式变革的视角谈课。其他老师有的认为这节课比较成功,有人认为这节课失败大于成功。


董老师仔细听了我们的发言,笑道:“你们发现了没有,这节课的语文味足吗?”


“缺少语文味” 哎呀,这个话题真是太好了! 真是一语切中要害呀! 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董老师告诉我们,既然是语文课,就要能充分反映语文课程的本质特征,那就是要守住语文本体的一亩三分地,就是要在语文课堂上让学生动情诵读、静心默读、圈点批注、摘抄书作、品词品句、咬文嚼字。 而《鲸》这节课则明显缺乏语文味,是一节近似常识课的,经不起推敲的语文课,我们可以从工具性与人文性的有机统一与三维目标的达成度两个角度来说明这节课的不足。这个论点一定能够立起来!


董老师不仅帮我们找到了辩论的核心,更为我们增强了必胜的信心!


找到了辩论的切入点就好办了,我们都欣慰地笑了,都有太多的话想说了,真是有一种醍醐灌顶,豁然贯通的感觉——我们谈论的是语文课,那些课程改革的观点要与语文课的学科属性相结合才有活力,这就是,语文课一定要有“语文味” ,离开了这一点,再多“亮点”都不能算好的语文课!


大家越说越有劲头了。一连探讨了三个多小时,这时天色已晚,董老师才匆匆离去。


望着董老师离去的背影,我们都感慨道:“我们麻烦董老师的一件件,一桩桩事情,董老师都像自己的事情一样一丝不苟,她自己还有个教学班,晚上回去还要备课改本子,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她到底图个什么呢?她是在为培养我们年轻人尽心尽力呀!”


 第二天,我们三人高举“语文课就要有语文味”的大旗,从理论、实践和重建三个方面评价《鲸》一课,一举拿下辩论赛的冠军,我也被评为“最佳辩手” ,校长欣喜得叫我立刻打电话告诉董老师这个好消息。


这场辩论赛当时被称为“语文味”的胜利。 其实我知道,与其说是“语文味”的胜利,不如说是董老师的胜利。


 



 


我这里要说的高徒,不是我们这些拜董老师为师的教师徒弟,而是天天能与董老师一起学习和生活的幸运的孩子们。他们的表现充分说明了“名师出高徒”。


说来也怪,董老师只要用我校的学生上课,那些平时在我们眼里嘴笨口拙的学生在董老师的课堂上,也变得伶牙俐齿起来,有时还显得知识渊博,思想深远。同事们都笑言是这些孩子“人来疯”,其实大家心里明白,这是董老师调教有方。由此我们就想那些天天与董老师一起的学生会厉害到什么程度呢?后来有了许多机会到体育馆小学听董老师的课,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董老师的学生个个不同凡响。


有一次,我们听董老师上的一节常规课——《爬天都峰》。这是三年级上学期的课,但学生所表现出来的语文素养大大超出了我脑海里三年级学生的水平。在讨论啊,峰顶这么高。在云彩上面哩!我爬得上去吗?这一句时,一个学生说:“这一句说天都峰在云彩上面,这是运用了夸张的手法表现了天都峰很高。”三年级孩子就知道夸张的手法,还知道通过修辞来品析语言,了不起。另一个学生站起来说:“这一句用了一个感叹号和一个问号来表达作者的感情,说明天都峰很高。”三年级的孩子能注意到文句中的标点,体会到标点的表情达意作用,佩服佩服!


后来,一次机会让我更是切身体会到了董老师学生的“厉害”。那次我到董老师班上去上一节试教课,五年级的《珍珠鸟》,事先也是和董老师联系过,她指导我设计了教案。等到上课时,学生的表现非常棒。当我提出“珍珠鸟是怎样和文中的‘我’一步步建立信赖的关系的”这个问题时,我原以为能举手的不会多,谁知绝大部分学生都举手了。我请第四组后面一位女同学起来说说,她一开口就让我吃惊。她竟然能从文章第一句“真好!朋友送我一对珍珠鸟。”开始讲述她对作者爱鸟情感的理解。在其他任何班级我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在师范里才这样学习。其他的学生都是争先恐后地发言,都很有见地,我一看时间不多了,他们的理解也差不多了,赶紧结束吧。谁知一个学生站起来说:“老师,您怎么忘记了课文中的插图呢?这幅图不正是体现了人鸟相亲的美妙境界吗?”是啊,备课中是有指导学生看图这一环节,可是被他们精彩的表现吸引了,没顾得上看图了,现在倒让学生给补上了,万幸万幸!后来听董老师说,她班上学生经常自己上课,所以分析理解、品味赏析课文的能力较强,我算是领教了。


每年的楚才作文竞赛、读书竞赛,董老师的学生总是大丰收,我们这些徒弟老缠着问是如何培养他们的,董老师总说功夫在平时,从这次亲身经历之中,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平时的功夫了。


由此不难想象许多的家长千方百计想把孩子送到董老师班上,因为“名师出高徒”嘛。


 



 


董老师待我已经超出一般师徒的情谊,在我心中,她就如同母亲一般关爱着我。她关心我的为人,她关心我的事业,总是千方百计地帮助我,而不图一丝回报。我心里还有许多许多的话语没有说,没有写,这里,我想深情地呼唤一声:“董老师,谢谢你!”


                 


发表评论